• PSY達30以上的丹麥豬場是如何管理的?

    供稿:豬豬俠

    點擊:

    A+A-

    相關行業: 生豬

    關鍵詞:

      我要投稿

        "養豬王國"丹麥的"養豬秘籍"

       

      優質豬肉一直是丹麥重要的出口創匯產品,豬肉品質不斷提高,安全監管體系不斷完善。目前,丹麥全國約有5000個專業化養豬場,每年出欄的生豬約90%用于豬肉出口,占丹麥出口商品總額的5%以上。按照丹麥農業理事會的統計,丹麥的豬肉貿易額約占全球的23%,是世界第三大的豬肉出口國。

      近日,《經濟參考報》記者實地探訪了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附近的一個生態養豬場,了解丹麥發展環境友好型現代化養豬業的成功“秘籍”。

      農業合作社模式:分階段養豬,產業鏈完善

       

      該養豬場距哥本哈根西北約40公里,建在一大片廣闊的田野當中,是幾座淺綠色倉庫式建筑物,外觀樸素干凈,環境整潔優雅,空氣中彌漫著新鮮的泥草味,沒有圍墻的建筑物間的空地上和田野里看不到一頭豬,和我們預想中臭氣熏天、蒼蠅滿天飛的養豬場景象大相徑庭。

      農場主邁克爾·尼爾森(Michael Nielsen)對記者介紹說,丹麥養豬業采取的是經過長期發展形成的、成熟的集約化“農業合作社”生產方式,整個產業鏈分為種豬養殖、仔豬養殖、育肥豬養殖和生豬屠宰四個部分,既分工協作,又有統一的行業協會,每個農場主都是行業會員,也是丹麥最大的生豬屠宰和豬肉生產企業“丹麥皇冠”(Danish Crown)的股東,風險共擔,利益共享,整個行業信譽高、質量好,抗風險能力強,在國際市場上具有很強競爭力。

      尼爾森說,他從事的是產業鏈中第二階段的仔豬養殖。他的養豬場算是丹麥境內中等偏上規模的生豬養殖場,他擁有豬場周圍300公頃的農田,豬場建筑總面積5000平方米,其中2500平方米是豬舍,另外一半是農業機械倉庫、飼料加工儲存廠房、辦公室、住宅和員工宿舍。他雇了6名員工照料日常存欄的800頭母豬,每年出售大約25000頭仔豬。

      養豬場管理:認證嚴格,安全第一

       

      尼爾森特別強調說:“確保安全在生豬養殖中永遠是第一位的,對我的事業和家庭經濟至關重要。我幾乎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如何防控生豬疾病、保證豬群安全健康成長。我一絲不茍地做好每一項殺菌消毒和疾病防控工作,這其中哪怕是最小的一個環節出現疏漏,都可能造成整個豬群感染疾病,給我的事業帶來毀滅性打擊。一旦出事,我的生豬就會被降級,價格大跌,至少兩年都會沒有任何經濟收入,我的員工也會失業。這對我和我的家庭都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情。我必須全心全意、極度負責地做好每一個細節,為我自己,也為了公眾健康。”

      尼爾森向我們展示了一份經過精致裝幀的證書,那是他的養豬場獲得的經過丹麥政府嚴格審核頒發的最高標準的SPF認證。因為有了這份證書,他的仔豬售價要比其他普通養豬場高出10%SPF的意思是無特定病原(Specific pathogen  free),表明尼爾森的豬群是健康優質種群。經SPF認證的養豬場都是按照最嚴格的規定進行檢疫隔離、定期檢驗,確保豬群未感染豬氣喘、萎縮性鼻炎、豬痢疾、傳染性胃腸炎等SPF列出的各種疾病,是丹麥促進豬肉產品安全的重要手段。

       

      他說:“22年前,我開始經營這個農場,最初我種糧食,但賺不到什么錢。1998年我轉行養豬,一開始就決定采用高標準經營,我的農場也是在那時就獲得了SPF認證。從那時起,我便一直維持著SPF的高標準評價。它給我帶來了可觀的效益和優良的聲譽,我非常珍視它。”

      在進入豬舍之前,尼爾森先帶我們參觀了養豬場的倉庫、飼料房等區域。尼爾森非常重視飼料的質量和營養成分的均衡,所有的豬飼料都是自己在廠房里配制生產的。他擁有豬場周圍300公頃的土地,平時用于喂養豬群的谷物中有80%來自于他自己土地上的出產,另外20%從附近的農場購買。“我們必須百分之百保證,喂給豬吃的飼料都是質量最好、最安全的。這些谷物都是我自己或者我的鄰居精心種植的,我了解整個生產過程,我確信它們是安全可靠的。”

      在飼料生產車間的一個角落,記者看到幾個裝滿白色粉末的尼龍袋,就問是否是摻到豬飼料中給豬治病的藥?尼爾森搖頭說:“在丹麥,在飼料中混入藥品、生長激素等都是違法的。這些袋子里裝的是維生素和魚粉,在飼料中適量添加這些東西,可保證豬攝入的營養全面均衡。”

      走出倉庫,尼爾森又指著停放在旁邊的一輛拖車說:“我用這輛專用車來運豬。只有經過SPF標準嚴格檢疫和消毒的卡車才可以開進我的養豬場運豬,其他任何車輛都不能進入我的養豬場。”

      在倉庫靠外的那一邊,50米遠處地勢稍低的地方矗立著兩個混凝土澆筑的四米深的圓形大池子。尼爾森告訴我們,這是用來儲存和發酵豬糞的化糞池。“這些豬糞可用做有機肥料,給我種的作物施肥。每個池子最多可以儲存3噸糞肥,兩個池子都裝滿就有6噸。這樣的種糧養豬、肥料回田、種養結合的循環模式每年可以幫我節省約20萬丹麥克朗(1克朗約合人民幣1)的肥料錢,還減少了化肥、農藥的使用,提高了谷物質量和價值。”

      生產流程:科學高效衛生,進豬舍如進隔離病房

       

      進入豬舍參觀之前,記者被要求先進行登記,其中一項內容是回答在最近12小時內是否接觸過其他豬群。對此,尼爾森解釋說:“任何接觸過其他非SPF豬群的人進入豬舍之前必須經過12小時的隔離,這樣可以避免病菌感染我的豬群。這條規定有的時候甚至給我的獸醫和養殖顧問帶來麻煩,他們必須經過12小時的隔離,才能進入不同的養豬場。”在得到記者否定的回答后,尼爾森才讓記者按照衛生規定,用專門的消毒液洗手后換上特制的帶帽子的防護服,只露出一張臉,再穿上齊膝高的橡膠靴,經過消毒區,才進入豬舍。整個過程十分認真嚴格,記者感覺就像是進醫院的隔離病房。

      首先來到的是產房區域。尼爾森的豬舍一共有12個產房,每個產房里有十多個“床位”(獨立豬圈),由鐵欄桿隔開。床頭有自動化的喂食和飲水設施,便于母豬進食。床頭一角還有像嬰兒暖房一樣的燈箱式保暖區,供小豬吃完奶后睡覺休息,以免小豬躺在母豬肚子底下睡覺時被壓死,大大降低了小豬死亡率。

      接下來,記者進入到了產房待產區,看到懷孕后至產前一周的母豬都住在這里,沒有懷孕和生育經驗的小母豬也圈養在這里。懷孕的母豬按照人工授精時間分群圈養,不設獨立“床位”。待產區的豬舍頂部安裝有淋蓬頭,每小時自動噴水一次,給母豬們洗淋浴。近日丹麥氣溫上升,母豬們這時候都走到了豬圈外,擠在淋浴區,在龍頭下等著洗澡。

      記者問,這些母豬們是否會出現搶食的情況?尼爾森笑著說:“不會。母豬只有進入特制的喂料器,才能吃到食物,而每個喂料器某個時間段只能容納一頭豬。你注意到沒?每個母豬的耳朵上都有一塊黃色的塑料片,其中是一塊電腦芯片。母豬在進入喂料器時,里面的電子感應儀會掃描豬耳朵上的電腦芯片,根據每頭豬的生理情況和相關數據信息精準地控制投料種類和喂食量。這一切都是由電腦控制。一般來說,如果母豬生病了,采食量就會出現異常。我每天都在電腦上查看每頭豬的進食量,一旦哪頭母豬情況異常,我們就可以立即發現并采取措施,防止疫病發展。”

       

       

       

      病死豬處理:統一收購,嚴密管理,合理利用

       

      當記者問到,這么多的大豬小豬進進出出,如何處理死豬尸體?尼爾森說:“由于科學管理和嚴格防疫,我們豬場的死亡率一直很低。一般的死豬都是被母豬壓死的小豬和受傷致死的豬,很少有病死的。丹麥法律明令禁止隨便丟棄死豬,否則會受到環保、衛生和食品監管部門的重罰,豬場也會信譽掃地,我的生意就會關門。我會按照管理部門的要求,把死豬的尸體放在統一規格的塑料箱子里,冷凍后儲存。專業的回收公司會定期上門回收死豬,用于制造生物柴油、工業油脂、洗滌用品等。丹麥法律禁止把利用動物尸體生產的飼料,再用于飼養同一種動物。每年,我需要向回收公司支付約5萬丹麥克朗,大概占到生豬喂養成本的1%左右。”

      他說,自己的養豬場每年購買種豬、生產與購買谷物和飼料、檢驗檢疫、人工及管理等所有的運營成本加起來要花費1400萬克朗,而養豬場每年的總收入穩定在1500萬克朗上方,純利潤為100多萬克朗,納稅后他的純收入保持在50萬克朗以上,而土地、房子和固定資產都是自己的,足夠維持全家富足的中產階級生活。

      采訪期間,尼爾森在產房里抱起一頭小豬充滿愛意地說:“它們就是我的希望。我每周賣出500頭小豬,數量基本穩定,但是市場上的豬價是在不斷波動的。每周,當我在網上查詢協會發布的生豬收購價格時,心情都像在等待彩票開獎一樣,充滿期待和興奮。為了確保豬寶寶們健康成長,我愉快地用心做好每一項工作,處理好每一個細節,全力保證我送到消費者餐桌上的豬肉是安全可靠的。這不僅僅是一個謀生的手段、一門生意和我喜愛的工作,它更是一項事關公共利益的事業,是我帶給這個社會的真正價值所在。”


      (審核編輯: 豬豬俠)

      <bound method userAdvertise.alt_text of <userAdvertise: userAdvertise object>>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
        亚洲色国产欧美日韩